当前位置:wfck.cn搞笑墨水谜团
墨水谜团
2022-10-12

陈老师刚进教室,孩子们就七嘴八舌地告状,秦小跳欺负张诗雨。

“他把吃过的香蕉皮放到我的帽兜里,还……还把钢笔墨水涂到我的帽子里。”张诗雨委屈地哭了。

刚才写字时,张诗雨感觉自己的帽子很沉重。回转身,看到坐在身后的秦小跳正一脸坏笑着。原来他把香蕉皮塞到了她的衣服帽兜里,她脱下衣服,将帽兜里的果皮残渣抖掉,却发现帽子的底部有一大片墨水渍。

张诗雨白色的小风衣崭新又漂亮,那帽兜呈玉兔形,张诗雨穿着它,就像一个小仙女,她非常喜爱这件小风衣,穿了好几天都没舍得换下。

“你怎么把墨水涂到她的帽兜里?”陈老师恼火地问秦小跳。

“墨水不是我涂的,你们都冤枉我!”没想到,秦小跳的喉咙比老师还要响。

陈老师的目光定在秦小跳的课桌上。课桌上就摆着一瓶“英雄牌”的钢笔墨水,那瓶墨水正开着黑乎乎的口,朝天的盖子旁边还有一些零零星星的墨水渍。

秦小跳马上明白过来了。大叫:“老师,真不是我!上节课老师叫我们写钢笔字,很多人都打开墨水啦,为什么你们就怀疑是我涂的墨水?”

秦小跳说的没错,的确有好多孩子还来不及拧上墨水瓶的盖子,桌面上都脏兮兮的,有的还拼命地用纸巾擦着。可是,能那么方便地将墨水涂到张诗雨的帽兜里,除了秦小跳还有谁?

“就是他!就是他!有人看见的。”张诗雨哭嚷着。“不是我涂的!”秦小跳涨红着脸,握紧拳头在桌上狠狠砸了一拳,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了。

陈老师先安抚两人的情绪,让他们冷静。然后将张诗雨旁边的孩子一个个叫来,问他们是否看到秦小跳将墨水涂到张诗雨的帽子里了。孩子们都说没有,只有两个孩子说,看到秦小跳把香蕉皮放到张诗雨的帽子里了。

秦小跳死不承认。是谁不小心涂的还是有意涂的?看看这墨水迹,好像也不是新沾上的,陈老师就打电话给张诗雨的爸爸询问情况。不想,张诗雨的爸爸一听衣服脏了,立马挂了电话,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学校。

“谁干的?”张诗雨爸爸劈头盖脸就问。也难怪他,这衣服可是刚从国外带回来的,据说要好几千元呢。这么贵重又好看的衣服弄脏了,谁不心疼?更重要的是,这是他女儿最心爱的衣服。虽然他也是个小老板。

这时,秦小跳的爸爸突然进了教室,原来他给儿子送药来了。陈老师拉住秦小跳爸爸,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。秦小跳爸爸气愤地瞪着儿子:“昨晚拉肚子打吊针到12点,你这小子今早刚刚有点活过来,就给我惹事。墨水涂了就涂了,还死不承认!”

“爸,不是我涂的!真的不是我涂的!”秦小跳也万分委屈。

这时张诗雨的爸爸突然对着秦小跳的爸爸说道:“你……你不就是秦局长吗?”

“哦!”秦爸愣了一下,继而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。张诗雨的爸爸笑道,“小孩子家在一起难免磕碰,算了算了。”说着便拉着秦局长出了教室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老师接到秦小跳爸爸的电话,他说秦小跳死不承认墨水是他涂的,觉得大家都冤枉他,昨晚不吃饭,还哭了一夜。根据他对儿子的了解,秦小跳虽然调皮,但人比较诚实,对自己所做的坏事一般都会承认。叫陈老师是不是再查一查,涂墨水的会不会另有他人。

陈老师觉得这事隔天再查难度就大了,但是不查出来,放过了那个肇事的孩子,冤枉了另一个孩子,都是教育的失误。

骑着车,陈老师带着同在一个学校读三年级的女儿去学校,突然想到今天她要去参加毛笔字比赛。

“放在桌上的那瓶墨汁,你放进书包了没有?”她问女儿。

“没……我忘了!”女儿小声地说。

“提醒过你几次了,你还是忘记。今天就要毛笔字比赛的呀!现在回去拿还来得及?你……就是养成了丢三落四的坏习惯!”她不停地数落着女儿,又气又急。

“妈妈,你今天怎么这么凶?”女儿哭了。

“你就像我们班的秦小跳,让人烦!”陈老师心情坏透了。

“你说你们班的秦小跳?他是调皮,前天春游时,他还将一些水果放到我的帽兜里。妈妈,帮我看看,帽子里还有没有水果?”女儿突然想起了什么,将小手探进帽兜里抖了抖,好像要将里面的东西拼命抖出来。

陈老师将女儿的帽兜翻了个面。顿时,她愣住了,因为,她发现帽兜里居然也有几点墨水渍,只是那墨水渍比张诗雨帽兜里的淡多了。

她急忙问女儿墨水渍哪儿来的?女儿茫然地摇摇头。突然,她说:“对了,妈妈,我想起来了,秦小跳当时的手黑乎乎的,他在墨水湖边玩了很长时间。”

哪儿有“墨水湖”?女儿带着妈妈来到了昨天刚刚春游过的“清江儿童公园”的一角,说是同学们在自由活动时发现的。这里还真有一个像墨水一样黑的湖,湖不大,湖里的水黑兮兮、黏糊糊的,在阳光下,就像暗夜中的魔鬼闪着怪异的光。

“太好了!妈妈,我们不用返回去拿墨汁了,用矿泉水瓶在这里直接灌一瓶好啦!”女儿显然为自己想到的这个创意而眉开眼笑。

陈老师却怎么也笑不起来。

当天,她就将两个孩子和家长都带到那个“墨水湖”边,陈老师告诉他们,往张诗雨帽兜里涂墨水的不是别人,罪魁祸首就是这个“墨水湖”!昨天春游时,秦小跳看到这个“墨水湖”很好奇,就在这湖边绕来绕去,查看了很久,不想,捧在手中的水果掉了下去,还好,是在湖边浅水区,他急忙捞了一些回来。可他惊讶地发现,这些水果像沾了墨水,怎么擦都擦不干净。他想将水果当垃圾扔掉,便搞了个恶作剧,将其中一个芒果偷偷放进了张诗雨的帽兜里,说是送给她的礼物,后来又想想舍不得,悄悄捞回来吃进了肚里。却不知,芒果上沾的“墨水湖”里的“墨汁”,也弄脏了张诗雨衣服的帽兜。

“这么说,这小子前晚拉肚子打吊针也是因为吃了这沾了湖水的水果!”秦小跳的爸爸恍然大悟。

“爸,我也是想多看看这湖水是怎么弄脏的。您不是天天在说要治理污水嘛!”秦小跳委屈地说。

“你这孩子,最大的缺点就是调皮,以后不许搞恶作剧啦!”陈老师亲切地摸着秦小跳的头说,“这湖水弄脏了孩子的衣服,伤害了孩子的身体,已经够令人心焦了。如果,伤害了孩子可爱纯洁的心灵,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呀!”陈老师看着这两个爸爸,意味深长地说。

不几天,就听到了“晨光印染厂”关闭整顿的消息,还有那个“墨水湖”也得到了相关政府部门的集中治理。

陈老师满意地笑了。因为她知道,张诗雨的爸爸就是制造这个“墨水湖”的“晨光印染厂”的老板,那个墨水湖被排了许多厂里废弃的染料。秦小跳的爸爸,正是市里主管污水治理的环保局局长。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